我要发布广告

【天降神妻】(136-140)作者:飘荡的云

作者:飘荡的云








  

  第一百三十六章魔宗宗主的愤怒,凶兽服诛

  而那老道和那个前来帮忙的修士都是经验丰富的人,虽然有几百年没有进行过如此激烈的斗争了,可是任是谁参加过抵抗西方联军的入侵的行动而且能活着回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刻骨铭心的将那轰轰烈烈,振奋人心的大战牢记于心,在以后的日子中回忆。

  所以在和这凶兽战上没几个回合两人就找到了当年的那种和西方的所谓的天使战斗的那种感觉,虽然这凶兽绝对要比那些天使强上好几倍,但是他们也是经过了几百年的静修将许多战场上的领悟完全的融入自己的一身所学,较之当年更加的厉害。

  两人和凶兽游斗不久就找到了凶兽的要害就是那翅膀下的软肉,曾经有过配合经验的两人一个眼神交织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让他们再次找回了当年在战场上的那种配合默契的激动感觉。

  那道士周身蓝莹莹的浮动着一团光华,手中持仙剑专门指向那凶兽的眼睛,而那凶兽的眼睛也是一处弱点所在,由于凶兽不时的可以吐出那厉害的毒液,所以道士没发攻击其眼睛部分,可是现在道士将一件自己从来都不肯轻易动用的身上的唯一一件的神器萤光罩,据传那事水神共工取水之精华锻炼而成,集合水的柔韧,防御性能极为强大,而水属性的法宝对那毒液也具有一定的消弱作用,所以道士为了给老友创造机会就使出了自己视为珍宝的神器将那毒液挡住,手中的仙剑专门的刺向那凶兽的眼睛。

  见到自己的毒液竟然对对手没有威胁而且自己的眼睛竟然受到攻击,那凶兽暴躁的大吼一声,挥动着自己的翅膀向道士的仙剑迎来,一时间叮叮当当声不止,和那边的三人同那黑袍人的无声无息的争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说黑袍人深陷那诡异的阵势之中,眼见那原本就要到手的神器竟然落入对方的手中,心中大怒,状若疯狂的在阵势之中左突右冲,可是每一次的进攻总是被一层软绵绵的无形力场给抵消,还袍人将自己的神通发挥到了极限,可是就是想在阵势中破开空间离开都不行,黑袍人这才真正的认识到这几个人身后一定有高人指点,而且围攻自己的那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天下知名的鬼谷子的大弟子,看来这阵势就应该是鬼谷子所传。

  “好你个鬼谷一门,利用自己可以窥视天机,竟然在这里阴我,总有一天我要你们知道我魔宗不是好惹的,哼,如果这次不是几位长老同时要去五岳那取回魔神大人的肉体,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还真不放在眼中。”那黑袍人心中怨毒的道,并且知道自己再费力气也是无用,神器不同他物,自己就是抢来,如果不能将那拿到神器的人杀掉的话,自己根本就无法控制神器。所以黑袍人决定先放弃争这个神器,反正还有六层空间,自己只要将以下的几个空间中的神器得到,至于被这些人得去的,到时自己在连同几位长老要想将这几个人给杀了那还不是简单至极的事情吗,所以想通这些,那黑袍人竟然在运转阵法的三人的惊讶的目光中盘膝坐在那里不动了,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那三人摸不清黑袍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敢停下阵法,幸好这个阵法主要是防守性质的,而且不费太多的法力,所以他们也没有试图攻击那黑袍人只是将阵法继续运转。

  而那黑袍人竟然颇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和凶兽斗的不亦乐乎的两人,而那个取了神器的人也是来到凶兽的战场之上,准备随时接应那两人。

  两人一兽的争斗简直是精彩无比,那凶兽开始的时候双翅还有意无意的护着自己翅膀下的要害地带,可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争斗之后,它发现对手好像只是对自己的眼睛感兴趣,于是渐渐的就放松了警惕之心,但是它或许想不到之所以那道人这么拼命的攻击它的双眼就是为了迷惑它等的就是它放松的那一瞬间,让那游走在一边的那个人突发一击,争取做到一击毙命。

  果然在那凶兽放松了警惕的时候,那游走的道人就开始寻找时机,和那凶兽斗在一起的道人对视一眼,传递这信息,那道人立刻神威大发,剑上的亮光刺的凶兽的眼睛几乎就要闭上,那凶兽感受到一种危险,以为危险正是来自眼前的这个长剑,所以双翅猛展如同前面一样的阻挡,可是那凶兽却发现击在自己大开的翅膀上的剑竟然没有什么威力,正在它疑惑之间,翅膀下猛的一痛,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中爆发了出来。后面的事情它就不知道了,因为它的身体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了。

  原来那游走的道人正抓住凶兽将翅膀完全的展开将要害之处完全的露在自己面前的机会,将自己几百年来修炼出来的几枚九阴灭魂神雷以莫大的法力破开那层软肉将那九阴灭魂神雷在凶兽体内爆开,任是那凶兽外壳再怎么的坚硬可是它的身体依然是血肉组成自然是承受不了一颗可以瞬间将一名仙人炸的魂消魄散的极为阴毒的九阴灭魂神雷。

  九阴灭魂神雷乃是采集天地间的极为阴邪暴躁的气息细心的养育而成,因为使用时不留任何余地大伤天和,所以那道人也只是修炼了三颗用来防身而已,只能说这凶兽晦气,这次出来那道人身上偏偏就是带了一颗,而那道人认为对付它这种变异了的凶兽也只有这种有死无生的阴毒之物才可以杀掉,所以在寻准机会那道人就毫不犹豫的将神雷送入其体内引爆,而那凶兽蛮横一世落的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见到凶兽的身体慢慢的化去,那名和凶兽激斗良久的道人落下云头,长长的出了口气,看着只剩下凶兽的两只翅膀,道人和那负责偷袭的老友每人捡起一只,那发出九阴灭魂神雷的道人道:“这次浪费了我一枚神雷,不过得到这么一件奇异的翅膀也算是大有收获,看这翅膀可以和老友的仙剑如此的碰触而且还没有任何的伤害,如此看来倒是一件异宝。”

  “是啊,不枉我们和那凶兽拼斗一场,这一场真是太过瘾了,让我想起了当年和西方蛮夷的那一战,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么的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说的也是,不过看那些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些西方人也够倒霉的,幸好他们没有主动的挑起事端,不然的话,哼……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还轮不到他们来撒野,惹恼了我们,就让他们从此留在这里,让他们永远的陪着秦皇大帝长眠。”

  “哈哈,道兄的脾气还是老样子啊,这么多年了这牛脾气倒是一点没有变啊,恭喜两位修为又增加了这么多并得到这么一件奇异的宝贝。”那名得了这一层的神器的道人笑呵呵的道。

  “青玄子道兄你也不错吗,我们虽然忙着和那只凶兽争斗可是也是看到你收了那件神器啊!”两人见那道人走上前道。

  “大家同贺,不过这神器不是我们可以消受的起的,这种东西还是要交给国家的好,毕竟它的意义非凡,这么些年一直是沉睡在这秦皇陵中,如今既然有重见天日的机会,还是让它归于国家保管吧。”

  “也是,这神器本就是黄帝专门炼制来镇压九州的神器,如果神器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我华夏的气运定然会受到影响。交给国家倒是最好的选择。走我们也去那边看看几位道兄和那黑袍人的争斗到底如何了。”说完三人一起来到这边,此时三人已经将阵势停了下来,此时正道这面一共有六个绝世高人,虽然黑袍人的修为更高,可是也不可能是这六人的对手。所以黑衣人只是站起来,看了几人一眼道:“今日蒙诸位所赐,来日必当奉还,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说完那黑衣人就去寻那第四层的空间去了,因为在那神器被收取之后就会在这层空间中出现一个通向下一层空间的通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人是不是已经进入第四层空间中去了。如果再让别人得了去就不好了。而且好像身后还跟着一批实力不弱的异域之人,如果被他们得去的话,到时还真的是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拿回。所以黑衣人才会在知道双方互相不能奈何对方的情况下果断的放弃和这些正道人士的争斗,改为去躲下一层的神器。

  那名被称为青玄子的道人听了黑衣人的话道:“呵,这位还真是,什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难道他就不知道他前脚走我们后脚就要跟上去吗,用得着青山绿水吗?”

  “哈,道兄说的真是有趣,你就没有发现他已经是怒火中烧了吗?我们可是从他手中硬是拿走了两个神器啊,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隐藏着实力,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将自己的全力使出,那神器恐怕也轮不到我们来拿了,还好今天有鬼谷子前辈赐下的阵法,不然今天一定是讨不到什么还去,哪里还能在这里说笑。”

  见到老友称赞恩师,鬼谷子的徒弟忙谦虚道:“呵,老友缪赞了,家师只是传授我们阵法而已,出力的而是大家,如果不是各位的修为超绝,恐怕就是恩师赐下再厉害的阵法也不能困住那黑袍人啊,说到底还是要谢诸位。”

  “好了,大家也不用在这里谦虚了,我们还是赶快去第四层空间的入口吧,如果去晚了的话,万一被那黑袍人将神器得了去的话,我们就是后悔莫急了。”其中的一名道人见几人在那里客套连忙笑着道。

  第一百三十七章上古神器,阴阳镜现

  “是啊,我们也不用在这里矫情吧,走,我们赶紧走吧。”六人心里十分的高兴,毕竟能从一位修为达到了大圆满境界的人手中抢来两只神器,令他们感到惊讶无比。六人架起祥云放开了神识,终于寻到了那第四层的通道的所在,架起云头快速的向那里赶去。

  再说张少重在暗中引领着素华在空间中寻找那散落在其中的神器。在张少重的指点下,她们避过了许多危险,没有像其它的那些寻宝的人一样,虽然没有想那些日本人一样陆陆续续的有人死于各种原因,不过大多都是经受不住心中的贪欲而被那些在这空间中成为妖精的各种生物给杀掉,一身的精华也被吸取掉。

  那些正道人士,很多都是一个门派或者就是亲人之类的,所以他们之间的相互配合倒是十分的好,就算是有一点的意外就可以在别人的帮助和提醒下躲过了失去性命的劫难,反而是那些偷袭这些人的妖怪倒了大霉,没能将对方杀死那就要被对方杀死,所以不少的妖怪就被这些正道人士给杀了,有许多成了精的生物身上的许多东西都是珍贵的药材或者是炼制法器的必不可少的材料,可是由于千年来,修道之人的发掘,华夏大地之上已经很难寻到这种灵物了,所以在经过不大不小的惊险后,他们竟然将这里当作了收集各种宝物的乐园。

  以他们仙人的修为只要不是像那些小日本一样被引动心神,这些妖精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近千人就在这个空间中大肆的搜刮起来。

  素华的师傅也和素华一起收集一些好的炼丹炼器的材料,张少重本来十分的瞧不上这些生长了才两千年左右的灵物的,可是谁让佳人喜欢呢,所以张少重只能充当起探宝器的作用来,引导着两人朝有灵宝的地方走,凭借两人的修为就是没有张少重的暗中相助对付那些妖怪或者是守护灵宝的异物也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所以一路之上两人就一直的忙这收集各种灵物,享受这每一样灵物带给她们的惊讶,那尼姑见到这么多的灵物,还以为大家都和她一样的,所以一点都没有怀疑到是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将自己引向灵物多的地方。不过那尼姑不知道,素华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每一处灵物的所在都是在张少重告诉她之后,她有意的将自己的师傅领向那里,然后在装作惊喜的告诉老尼姑,再或者就是让老尼姑自己发现。

  张少重在一边看着素华的像真的似的的表演,张少重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还真的以为素华的表情和动作是真的呢。再一次的张少重在心中感慨: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啊!不过张少重可是一点的不寂寞,他一路之上抚臀摸乳的就差将素华给就地正法了,素华的底裤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脸上的红晕根本就没有下去过。

  来到一处所在,张少重对被自己抱在怀中的素华道:“小宝贝记住一会你和你师傅向前走,大约一里左右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山洞,在那山洞中有一个法力十分高强的妖怪,他是当初创造这个空间的仙人抓来的几个妖怪之一,因为在这里灵气充足,所以经过这么多年,没有天劫,那妖怪的实力丝毫的不在你师傅之下,而且正好这几天他新得了一件上古异宝,正在与那宝贝融合,所以说这几天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如果让他过了这几天将异宝炼化的话,到时恐怕会成为当年妖族七大圣那样的绝世妖怪。”

  素华一听,也顾不得在按住那在自己股间肆虐的大手了,颤声问道:“真的吗?那件宝贝是什么啊?竟然这么的厉害?”

  “呵,丫头竟然不相信相公的话,该罚啊!”张少重说着那在佳人软滑的香臀上揉捏的大手啪啪就是几声,而素华则是说不出话的发出几声的娇吟,眼中流转着媚光,像那泛着波纹的春水一般。

  待张少重的手停下来转而轻轻的在佳人的翘臀上慢慢的抚慰着的时候,素华腻声道:“相公你也惩罚了人家了,可是你还没有告诉人家那是什么宝物啊,竟然让一个妖怪可以一下子的提升到当年三界闻名的七大圣的程度!好相公,你就告诉人家吧,人家真的想知道吗!”素华的少女身体在张少重的怀中扭动着。张少重感受着怀中丰腴起来的肉体,心中得意无比,要知道开始的时候素华的娇躯可以说是十分的青涩的,但是经过这么些天张少重的抚慰与开发,那身体的成熟程度比起那些妇人来都差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张少重没有将她的清白身子拿去,连那老尼姑都怀疑自己的徒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

  “好,好,不要摇了,算我怕了你了,我告诉你就是了,你是看我没法将你给吃了,所以才这么的没有顾及是吧。”张少重的手又在佳人的翘臀上轻拍了一下。

  素华的翘臀扭动了一下,现在在张少重的面前素华可以说被张少重给调教的几乎什么动作都可以做的出来,反正自己的师傅又看不到,所以她是一点的顾及都没有。红唇轻启道:“相公你就说了”

  “好,告诉你吧,那件法宝是一件上古时期的神器,可以说在当时是十分的有名的,是神州十大神器之一。阴阳镜有没有听过啊?”张少重故意的吊素华的好奇心道。

  “十大神器啊,怎么会不知道呢?阴阳镜乃是天地阴阳二气所化,可通阴阳,察万物本源。而且阴的一面如果照到人并且那个持有神镜的人念动咒语的话,可以将人的三魂摄取,除非是那种有异宝防身或者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圆满境界的人,阳的一面则是解救的一面,所以在上古时期有人称它道:阴阳镜,见阴者死,见阳着生。不过据说阴阳镜后来不知所踪了,一直是修真界的一段传奇,相公你不是说在那山洞中的上古神器就是那件阴阳镜吧?”素华将那阴阳镜的功用娓娓道来,说着说着素华就张着小嘴惊讶的问道。

  张少重低头在那嫣红的晶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道:“呵,我的傻娘子竟然也有聪明的时候,不错,你说对了,那就是阴阳镜,当年遗落在洪荒之中,辗转于各种的人手中,不过根本就没有人能识得此异宝,后来被人献于秦皇,或者是秦皇没有福气消受此物吧,他没有见到此物就已经死去,后来被封存在这陵墓之中,这妖精也是好运,竟然被他将其遇到,并且简单的摸索出一部分的宝镜的功能,现在正在炼化”

  “那不就是说现在那妖怪已经可以使用那件宝贝了吗?那可是名列十大神器中的一个啊,就算是一部分的功能,那也不是我和师傅可以应付的来的”

  “傻娘子,既然我让你去了就说明,对你们没有什么危险,那妖怪现在只是简单的掌握了其中的法门而已,并不能将你师傅怎么样的,不过对于你来说到是有一点危险,所以到时让你师傅对付那妖怪就好,那阴阳镜的功效不完全只要你师傅的定力强,稳定元神那魂魄就不会被吸去,只要和那妖怪斗在一起,而你在一边加以偷袭的话,我保证到时你们可以将那神器拿到手。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吗?我可不会看着我的老婆遇到危险的啊!”张少重笑道。

  “这还差不多,反正到时你一定要帮人家,不然人家可没有把握斗的过那个你说的妖怪。”

  “好,等到时你找个时机将那阴阳镜拿住,我帮你将其炼化,这样一来到时你就有了一定的护身能力也就不用我在施法保护你了。”

  “可是这样做的话,有点对不起师傅了吧,毕竟她老人家……”素华听张少重如此说连忙道。

  “你啊,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你师傅只有你一个徒弟,到最后她的东西都是你的,虽然是一件神器,可是你师傅清修了这么年的得道高人了,不会在意这些身外之物的。”

  听张少重如此说,素华也觉得有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师傅最为疼爱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能得到那件神器的话,恐怕师傅还真的会为自己高兴,于是道:“那好吧,我这就和师傅去那个山洞,你不要忘记帮我啊!”

  “素华,你在干什么呢,怎么在那里发起愣来了啊?”那老尼姑将一件生长了有千年的药材收了起来正好看到自己的徒儿在那里发呆于是开口道。

  “哦,师傅没什么,只是有些惊讶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灵药之类的东西,徒儿记得在外面好像这些东西有的都已经是绝迹了吧!”素华的小手将在自己翘臀上不老实的手给拨开,她可不希望自己在和师傅说话的时候出丑。

  “是啊,在华夏大地上,的确是找不到这么多这么好的药材了,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可以找到这么多的极品的药材,这样一来等我们安全的出了这个陵墓,我就可以炼一炉好丹药了,到时你的修为也可以飞速的进步了。”老尼姑慈祥的笑道。

  听了老尼姑的话素华心中一片的温暖,没有想到师傅这么的采药竟然是在准备为自己炼丹。素华忍住心中的激动道:“谢谢师傅,那我们就多采一些吧,毕竟这些东西到了外面的话就很难寻的到了,我们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来这里”

  “是,我们不去和那些人争什么神器,只要采撷一些灵药我们师徒能够安全的离开就好了,师傅真的有点后悔要你随师傅来趟这趟浑水了,没有想到这陵墓中竟然会如此的神奇,但是却是凶险无比。”

  第一百三十八章弟子的变化,强大妖魔

  老尼姑看着出落的越来越水灵的弟子,她自己一生没有婚嫁,只有这么一个弟子与自己相伴,所以她根本就是将素华当作自己的女儿一般的疼爱。如今看到素华已经是出落的长成了大姑娘了,她可不希望素华在走自己的老路,一辈子的与青灯古佛为伴,过那种冷清寂寞的生活。可是若果将自己视作命根子的弟子随便的交给一个男子她还真的不放心。

  看到师傅看着自己的目光闪烁不定,素华还以为师傅为带自己进来而担心呢,于是开口道:“师傅,弟子知道师傅担心徒儿,可是你也层教育弟子不能离开父母的护持而独自飞翔的苍鹰不可能成为鸟中霸者,正如您所说,虽然在这段时间中,徒儿经历了许多的危险,可是也正是这些危险让弟子更加的成熟起来,玉不琢不成器,所以师傅不用牵挂弟子的。”

  素华的一番话听得老尼姑深感欣慰,她没有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徒儿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真的是想素华所说的那样只有经历了这些才会变得成熟起来吗?

  素华见到师傅似乎又要想什么事情,于是上前一把将老尼姑的手臂抱在怀中撒娇道:“师傅,你就不要烦心了,我们还是趁现在在收集一些灵药吧,后面还有许多的空间呢,我们只有紧紧的跟着那几位前辈的步伐才有可能平安的走出这陵墓的。”

  老尼姑看着抱着自己撒娇的徒儿,伸出手在爱徒的秀发上轻轻的抚摸着,口中道:“呵,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素华没有在师傅的怀中撒过娇了。”

  “那以后徒儿就多在师傅的怀里撒娇就好了”素华抬头道“呵,傻丫头都是大姑娘了,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以后要撒娇就找你相公撒吧”

  “师傅,你笑人家,华儿不理你了。”素华听见师傅竟然说那话,想到张少重就站在自己的身边,而且自己这几天似乎一直在其怀中撒娇来着,恐怕现在他正在笑自己的吧,老尼姑感受这自己徒儿的身体的丰满成熟,以及抱着自己的胳臂的素华的饱满的双峰,这才有些奇怪怎么这才没多长时间,这丫头的身体就发育的这么的成熟了。不过见那眉头未散,双腿依然是夹紧着,下颚上还有一点的晕红,按照自己所知道的这些标志,分明就是处子之身,老尼姑见到徒儿的脸上似乎飘忽这一抹春意,不过她一生也没有经历过情爱,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就是判断素华是不是处女的方法也是在典籍上看到的。

  张少重在暗处看着两人温馨的一幕,没有去打扰素华,他知道可能真的如同老尼姑所说素华或许是真的很长时间没有和老尼姑有这种亲热的举动了。

  不过还是老尼姑先醒过来,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两人刚才竟然如此的失神如果那时有什么妖魔的话,后果还真的不敢去想。

  “好了,丫头我们该去寻那灵药去了,不要这么的小女儿姿态了。”素华也知道自己刚才失神了,所以从师傅的怀中站起来道:“师傅,我们就按这个方向走吧!”素华指着张少重告诉她的方向道。

  说完素华手中提着剑走在前面,虽然知道离那个张少重所说的妖怪的所在还有一段的距离,可是她仍然感到一丝的紧张。毕竟十大神器的威名在那里放着呢,自从那神器出世每一件能够排上十大神器的神器都曾是显赫一时,或因为其主人,或因为神器本身。而阴阳镜则是以其杀人无数而出名,所以在知道那妖怪能够运用那阴阳镜的一部分的功能,虽然知道在自己的身边就有一个法力无边的男子,可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担心。

  不过走走停停渐渐的接近那个山洞,正在素华不知道怎么和师傅说那山洞里的妖怪的事情的时候,就听自己的师傅轻声道:“

  素华,你稍微停一下,师傅感到一股浓重的妖气在附近,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见到这种厉害的妖魔,先停一下,等师傅将那妖魔的藏身之处寻到我们在向前走。”

  素华一听正好解决了自己如何告诉自己师傅那前面有妖魔的问题,于是闻声停了下来。

  那尼姑站在那里仿佛入定了一般,双眼轻闭,呼吸平缓。素华知道师傅正在用神识搜寻那妖怪的所在,因为素华知道此时妖怪只是离自己这里不过几十米远的山洞之中,而以自己师傅的修为可以十分容易的查到那妖魔的所在。

  果然只见那老尼睁开眼睛,一道亮光闪过,表明老尼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见到师傅睁开眼睛,素华立刻开口问道:

  “师傅,怎么样,是不是寻到那妖魔的所在了?”

  “是的,好强的气息,就在前面的那个山洞中,至少要有三千年的修为,不然不可能让我感到一丝的心悸,所以此妖的修为一定是和师傅的修为不相上下了。”

  听师傅这么一说,虽然素华对那所谓的神器有过向往,可是她此时却害怕师傅说出前去将那妖怪给杀掉的话,因为她听张少重说过那妖魔的修为的确是和师傅的修为差不多,加上手上还有神器所以不由自主的道:“那师傅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既然师傅说了我们此来不是为了什么神器之类的,所以还是不要多惹事端的好。”

  张少重在一边见到素华的表现不由的差点将眼珠子掉出来,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个丫头竟然说出那么的一番话,真是傻的可以。不过张少重心中却是更加的喜欢这个丫头,因为她可以为了师傅的安危放弃一个可以所有修道之人可以为之出卖亲友,六亲不认的神器,不能不说素华的心地是善良纯洁的。

  听了素华的话,那老尼笑道:"傻丫头,现在不是我们要不要招惹不招惹他的问题,而是现在我们就是想走都走不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狼妖好色,素华得宝飘荡的云

  “怎么会呢?”素华听了有些惊讶的道。

  “小丫头,你师傅说的不假,你们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没有想到自从被抓到这个鬼地方后,一呆就是两千年的时间,可把我给憋死了,今天竟然让我遇到你们两个,所以你们两个就给我留下吧,你,对小姑娘说的就是你,看你细皮嫩肉的,长得也是不错,不如给我当压寨夫人算了,而你哥老光头就当伺候我的下人好了……”那妖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素华羞怒道:“好你个妖孽,本来今天想饶你一命的,可是现在饶你不得。”说话间,素华手中的长剑刺向那妖怪。

  那妖怪被抓来之前本来就是一只豺狼得道,在人间祸害无数的良家妇女,最后被一得道高人收了,没有取其性命,后来就被投在这秦皇陵墓之中,被压抑了本性近两千年之久,最近在这空间中无意之间得到了那么一个神奇的法器,在简单的领悟了一些用法的时候,他就开始动手炼化,可是在刚才他发现竟然有人在用神识扫描过他的洞府,心中激动跑了出来正好见到素华这么一个标志的不像话的女子,立刻就本性显露了出来。

  情郎就在自己的身边,素华哪里能够容忍这么一个色狼的调戏,所以长剑毫不留情的划向那一脸的淫荡猥亵男子。

  那妖怪见素华的修为也就是仙人初期的修为,所以抬起手臂向那剑迎去,要知道他修炼三千年,并且后面的两千年又是在这种灵气充沛的地方修炼的,其修为和大罗金仙比来丝毫不弱,所以对于素华这种小仙人,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可是当那锋利的长剑就要划到他的手臂上的时候,他看到那女子脸上的一丝嘲讽,他不知道为什么那女子会有这种表情,可是很快的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一股透骨的寒意接触到了自己的手臂肌肤。

  “啊!”那男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眼中十分弱小的女子竟然能够让自己近两千年没有受过伤害的身体再次感受到了疼痛了味道。豺狼的凶性被引了出来,只见他仰天长啸一声,竟然如同西方的狼人一般的变成一个半人半狼的怪物,手中拿着一面小铜镜,极其古朴,上面雕刻有蝌蚪似的符文。

  素华见自己的一剑只是将那淫徒的手臂划伤了一部分而已,接着就听到那惊天的长啸,而且在自己面前的人竟然变成了一只身高两米的人狼,尤其是在看到那手中的小铜镜的时候,素华才是一怔,这不就是那阴阳镜吗?

  正在那人狼要将那铜镜的阴面对准素华要将素华的三魂收取,并将素华变成自己的奴隶的时候,很久没有生过气的老尼姑手中闪过一点寒光,一支小的簪子状的法宝闪电一般的飞向那人狼的大手。

  那人狼见到自己如果继续准备将阴阳镜对着那女子的话,自己的手可能被那带着凌厉的气息的簪子一样的法器给刺短,狼爪一转那铜镜的阴面竟然对着老尼姑,口中念动这不知是什么的咒语,只见那铜镜之上发出一道朦胧的神光将老尼姑罩住,那神光一将老尼姑罩住,老尼姑就感到一阵的神智迷糊,元神竟然浮动起来,居于窍间的三魂竟然恍惚着有脱出躯体的预兆,老尼姑毕竟是清修上千年的得道高人,如果论起其它的她或许不行,可是在静心定神方面她自问修为到家了,所以一感到不对劲立刻就静心默念静心咒,将那浮动的三魂强压了下去。

  此时两人的拼斗变成了两人法力的对拼,那人狼是兽身成道先天上要弱于万灵之首的人类,所以虽然在这灵秀之地修炼了两千年之久,可是也就是和老尼姑斗个不相上下而已,所以现在两人竟然比拼起法力来。

  站在一边的素华对这瞬息间发生的变化有点反应不过来,当她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师傅正在被那宝镜的神光给罩着,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要举剑像那人狼砍去。这可把,老尼姑给急坏了,如果自己徒儿这一剑真的砍下去的话,固然可以伤了那人狼,可是素华却要被合自己和人狼的法力给轰的魂飞魄散不可。老尼姑心中的那个焦急,正准备和那人狼同归于尽呢,可是自己的徒儿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般的那高举着的手竟然就这么的停了下来,让几乎绝望的老尼姑一阵的欣慰。

  其实在素华将剑举起的时候,张少重就一把将素华的娇躯给抱在怀中,口中道:“傻丫头,你干什么呢?”

  被张少重突然抱住,素华这时才想到身边还有一个法力无边的男人,立刻指着被神光罩着的老尼姑道:“相公,你看师傅,师傅被那镜子发出的光芒给罩住了,怎么办?”女人在遇到自己不能处理的事情的时候,她们总会将自己身边的男人作为自己最后的依*和希望,而素华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张少重先是在素华的翘臀上打了一下道:“这一下是打你做事不经头脑的,要知道就刚才那一下如果你刺了下去的话,后果是什么吗?”

  “人家,人家知道”素华虽然看不到男人脸上的怒色但是她可以感受到男人对自己的担心,于是诺诺的道。不过素华现在想来也是一阵后怕,倒不时怕死,而是分明自己可以求身边的男人帮自己的,可是自己一急之下机差点的做出不必要的牺牲。学道这么些年关于刚才她要事那么做了的话可能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所以在被张少重抱在怀中并被在翘臀上打了下后,那么可怜兮兮的回答张少重。

  “知道还这么的做事不经过大脑,如果不是我出手快拦住你的话,你的小命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呢?”张少重看着怀中的扮可怜的佳人,虽然知道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是装出来的,可是张少重仍是心中怜惜无比。

  “人家不是说了,只是担心师傅,你竟然不帮人家,哼,害得人家差点都没命了”素华后怕的道。

  “竟然说我没有帮你,你那一剑下去将他砍伤,那还不是我暗中帮你的吗,不然你怎么将他砍伤呢?”张少重的手捏着佳人的双峰上的寒梅分散佳人心中的阴影道。

  “你……你,你如果真的是帮我的话,应该是让人家一下将那人狼的手给砍掉的。啊!……你干什么,师傅还在危险中呢,你就……就欺负人家,唔……”素华感到张少重的手竟然在这个时候慢慢的滑到自己的双股之间的花道边。连忙伸手将那大手给拨开。

  “不用着急,因为那个人狼只是摸索出一点的法门而已连神器的十分之一的功效都用不出来,而你师傅有是佛门弟子,所以对于这种针对神识的攻击你师傅可以十分轻松的就可以应付,你没有见到现在两人的争斗只是在拼法力吗?”张是哦啊重的大手仍然是执着的要进入那温暖的所在,和佳人温暖的小手作着纠缠。

  “那你说我们怎么将那个阴阳镜那到手中啊?”素华见果然像男人说的那样,现在两人之间绝大部分的却是在比拼法力,一时间自己的师傅应该是安全的。于是就将心思转到了那阴阳镜上去了。

  “呵,其实很简单啊!”张少重话里有话的说道,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如果素华可以见到张少重脸上的笑容的话一定会立刻离得张少重远远的。

  正想问到底是怎么的简单的素华只感到那双手在自己的翘臀上微微使力自己的身体竟然向两人拼斗法力的媒介阴阳镜冲了过去,素华想到可能会被那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给毁灭,绝望的闭上眼睛的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而在场中比斗的两人看来,素华分明就是自己闯进来的,那尼姑原本见到弟子没有鲁莽的将剑一下子的看下来还以为自己的弟子想通了呢,可是现在见到素华竟然像自己和那妖孽的力量的结合处那个铜镜撞去,那速度极快就当她要做出反应阻止的时候,素华的身体已经撞上了那个镜子。

  接着老尼姑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抛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顾不得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连忙回到自己和那妖孽比斗的地方看自己的徒弟到底如何了,如果真的是因此而灰飞烟灭的话,自己一定要那个妖孽为自己的徒弟陪葬,就算是自己和其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本来已经绝望的素华在被张少重推到两人力量的结合点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手接触到一件光滑的东西圆圆的周围还有符文,素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难道自己没有死亡,还是死亡以后就是这种状态。

  “傻丫头发什么愣呢,还不定心静神,现在相公帮你将那阴阳镜结合起来,是你成为它的这一任的主人。

  听到张少重的话,素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心好像又活了过来觉得无比的安宁,脸上流过晶莹的泪珠,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自己激动的时候,于是乎连忙按照自己平时修炼的心法,进入入定之中。

  当她无意识的双手将那不知怎么跑到手中的阴阳镜夹在中间的时候,她感到一双熟悉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背上,一股热流从那大手上流转过来,浩浩荡荡,自己的真元与其一比就像水滴和大海一样。刚到那浩荡的真元在自己的体内运转,素华所性放弃了对自己真元的控制,让自己的真元自行的随着身后男子的真元一起运转。

  当那真元包裹着自己的真元来到双手之上的时候,接触到手中的铜镜,素华立刻感到自己的大脑像是裂开了一般的疼痛起来,无数的符文如同蝌蚪一般的进入自己的脑海化为自己认识并理解的词语。

  第一百四十章老尼姑差点入魔,花下死

  “静心,不要慌乱,一会就会过去,你一定要坚持住,要知道这是十大神器之一,威力非同一般,相公虽然可以使你避过这一阶段,但是那样一来的话,你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铜镜中的元灵的认可,所以相公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如果再帮的话就是在害你了。”

  素华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从自己的心底传出,她知道此时两人可以说是心神相连,于是就在心中说道:“相公放心,这点苦我可以承受的”素华其它的就没有多说,于是开始专心的接受那从铜镜之中传出的无数的信息并将信息融合到自己的神识之中,不然的话,到时自己不光是不能控制手中的神器,恐怕还会被神器反噬。

  那老尼姑踉踉跄跄的来到自己和那妖孽的争持的地点,只看到一团光围着一个人影模样的人,而在不远处的地上躺着那只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狼,那人狼浑身是血,口中的鲜血不停的流出,可以说伤势极为严重,原来张少重故意的使素华加入两人的争斗,可是他偏偏只护住素华不使她受到伤害,当然也顺手帮了老尼姑一把,不然恐怕老尼姑也就是和那地上的人狼一个模样了。

  老尼姑见到人狼开始用来对付自己的那个古朴的铜镜没有了,当时她被那铜镜发出的神光罩住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这个铜镜极有可能就是失踪了近三千年之久的十大神器中的阴阳镜,不过就是感到有些名不副实而已,如今看来分明就是这个人狼没有将神器炼化,所以不能将神器完全的收归即用,不然的话自己哪里还有可能站在这里。看了看光团中的人影,老尼姑可以肯定那人就是自己的徒弟素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徒儿经受了等同于自己和那与自己不相上下的人狼的联手一击没有事,可是见到自己以为已经变得灰飞烟灭的徒儿还能好好的活着,心中自然是激动无比。

  不过当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人狼时,老尼姑眼中冒出火来,眼中的寒光和杀意,使得本来就吓破了胆的人狼一阵的惊恐。它可是已经与那神器取得了一丝的联系,所以对于当时的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最为清楚不过了。

  但是那女子撞向自己手中的阴阳镜的时候,人狼知道只要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女子只要接触到那神光就一定会立刻失去三魂而倒在地上,可是令他惊讶的是那女子竟然仿佛没有三魂一般的穿过那神光的接触到自己的手上的铜镜,人狼只感到在那女子接触到铜镜的瞬间自己和铜镜之间的那一丝微弱的联系竟然神秘的断开了就像是被人刻意的抹去一般,导致在那瞬间自己心神大受损伤,所以他才会被两人的气劲给伤的如此的严重,不然以他那堪比金仙身体强度的肉体要想逃跑根本就没有问题,可是现在人狼看到老尼姑手中提着那女子掉在地上的利剑,眼中闪着越来越盛的红光向自己走近,那分明就是入魔的前兆,更是看得人狼胆肝俱裂。

  当那老尼姑走到那人狼面前将手中的长剑举起就要想人狼的咽喉刺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声清脆的声音道:“师傅,不要”

  老尼姑如果那一剑真的刺了下去的话,就会真的入了魔道,从此就会受杀戮控制,本来以老尼姑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受到心魔的影响,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老尼姑的心神自啊今天的波动可以说是大起大落,加上又受了重伤所以心神为心魔所侵扫视较平时轻易了许多。

  心中满是对人狼的仇恨,所以当她看到人狼的时候就是心魔借机发难的时候,如果不是身后的素华及时的完功出来的话,恐怕此时老尼姑已经入了魔道了。

  老尼姑的眼中闪过清明,回头看到自己的徒弟仿佛仙子一般的从那光团中走出,气质较以前更进一步,就是真正的天宫中的仙子见了恐怕也会自惭莫如。其实这就是素华将神器炼化己身带来的效果,令她的气质更加的高雅,更加的飘渺,如果不是面对自己的师傅或者隐身于暗处的张少重,她会比以前还要冰冷。

  原本素华还要在经过一会才可以出来的,可是张少重告诉她老尼姑就要快入魔了,所以素华哪里还顾得上将神器精炼一次,所以在感到已经将神器完全的融入体内并可以动用其中的功能之后立刻就从光团中走出,一出来就看到自己的师傅手执长剑的要向那人狼刺下去,虽然能素华认为那人狼该死一百刺,可是此时自己的师傅绝对不能粘上杀戮,所以立刻用本门的清净梵音喊道:“师傅,不要”。

  “素华,你没事了吧”老尼姑根本就记不得入魔期间发生的事情,所以在转过身清醒过来之后就问素华道。

  “师傅,弟子没事,牢师傅担心了,弟子不孝。”

  “没事就好,以后做事切不可如此的莽撞,刚才将为师吓死了。”老尼姑一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的道。

  “对了,那孽畜呢?”老尼姑又想起自己没有入魔前要杀人狼的事情,所以向身后望去。

  原本在老尼姑将剑刺向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些绝望了,不过想到自己的死可以换的一个得道高人入魔也算是和老尼姑同归于尽了。正要引颈待死呢,可是一声仙音传来,那透着寒意的剑锋就差那么一点的就要刺到自己的心脏,在那里停了一下,接着离开了。

  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素华从那光团中走出时的仙姿,狼性大发,看得口水和着血水流了出来,竟然忘了趁机逃跑的事情,可见此时素华的魅力有多大,但是也表现出这个色狼到底是有多么的好色如命了。当他迷迷糊糊的听到那老尼姑再次提到自己的时候,他终于清醒过来了,那一瞬间人狼感到自己的心都是冰凉的一片,自己竟然被没人所迷,忘了逃跑,真是豺狼本色。此时再想跑已经晚了,因为那两个大小女人一提到自己立刻就是满脸的寒冰似的用那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老尼姑竟然又提着剑向自己走来。

  “师傅,此等妖孽不要脏了您老人家的手,还是由徒儿收了他吧!”素华怕自己的师傅心魔没有完全消去于是道。

  听素华一说,老尼姑果然是眼中闪过一丝的红光,眼神挣扎了一下,那红光显出一丝无奈和愤恨终于消失。这一切都被素华心中的明镜看得清清楚楚,直到这时素华才肯定那心魔被师傅完全的压了下去。心中一阵庆幸,还好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加上有能照查万物的阴阳镜的帮忙,所以在自己师傅自己主动的提出那妖孽并提剑要将妖孽杀死的时候,素华就肯定了师傅的心神还有一部分在受心魔影响,所以阻止了自己师傅的举动,那心魔或许知道此时的素华的修为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加上老尼姑的心神的反抗,所以只好无奈而又无比的愤恨的消退而去,下一次的出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因为像老尼姑这种佛家修心之人心魔是最难生的。

  没有了心魔作祟的老尼姑果然是不屑于将那本来就是重伤的杀死,听了素华的话,转身走到一边。素华则是走到人狼的身边,那人狼看着如同白云一般的飘到自己身边的女子,眼中满是迷醉之色。不过立刻他就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也张开了,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直到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

  原来在素华手上刚刚的浮现出那个阴阳镜的时候,那人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眼中的清冷的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般的仙子已经将那杀人无形的阴阳镜亮了出来,可是在他正色迷迷的盯着身边的佳人看得时候,突然见到自己心中的仙子的饱满的胸部的双峰之上竟然有一只发手从那衣襟处伸了进去,看那衣衫下的动静,曾经是此道高手的色狼自然知道这代表什么,分明就是一个男人的手在玩弄那衣衫下的雪域玉峰吗。这刺激还不够当他的眼神落到仙子一般的素华的下体的时候,他的嘴张开了,眼睛更是睁的大大的,而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被张少重的大手在自己双股之间抚弄的情景被地上的被自己判了死刑的色狼看到了。手中的铜镜的阴面对准一脸的不可思议和惊讶的人狼强忍着被张少重逗得春情勃发的就要流露出声的轻吟,将咒语念动,终于那在临死之前看到仙子双股之间的大手的肆意的抚摸的人狼彻底的失去了意识,成为一具尸体。

  将人狼杀死的瞬间素华的小腹也是一阵的抖动,玉道更是一阵的收缩,一声长吟终于从口中流露出来,忍不住高潮带给自己的刺激的素华软倒在张少重的怀中,张少重得意的看了看地上死不瞑目的人狼一眼,心中道:“竟然打我女人的注意,小样不让你死不瞑目才怪。想着这些,大手在佳人身上一阵的抚慰,安慰着高潮后佳人的芳心。

  素华在张少重的怀中躺了一会终于回复力气,张少重帮其将那底裤清理干净,素华定了定心,觉得自己脸上的红晕和眼中的春情应该消失的差不多了,所以就从张少重的怀中起来,看了看眼睛睁得大大的妖怪,素华看着那妖怪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死不瞑目。素华还以为他在惊讶自己能够使用阴阳镜的原因呢,所以只有张少重还有已经死去的人狼知道,除非是素华好心的将人狼在三天内救活,这天下就只有张少重一人知道其中的缘由了,可是素华可能将那妖孽复活吗,所以说素华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被张少重抚弄的画面竟然是人狼一生中留在脑海中最后的画面。
小说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