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发布广告

【被迫后沉迷】(7.1-7.3)(出轨、女绿红帽)作家:池里没有水

作家:池里没有水





  【七、为救重病妻子的大明星男主and高位面单纯女代表】

  1、妻子病情加重/男主祈求奇迹/当着单纯女的面男主开始榨精H

  “祁先生,您太太的病情恶化了,治疗癌症的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但、哎,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宣布坏消息的医生满脸无能为力,每年因为癌症死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太太还那么年轻,一定还有办法的,医生!”祁炀没办法接受这个消息,不停的追着医生想要寻求一丝希望;

  “哎、、祁先生,这种情况也许我们只能祈求奇迹出现了”知道希望渺茫的医生宽慰似的给出了奇迹二字,然后离开了;

  “奇迹、奇迹、、”不能接受的祁炀听进了医生说的话“对,一定还有办法”;

  于是祁炀每天都在妻子的病房外祈求奇迹,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对着上苍祈祷妻子能够好转。

  也许真的是祁炀的诚心打动了上天,某一天从天而降一位衣着打扮奇怪的女人,出现在了祁炀的面前;

  “祁炀,你想救你的妻子吗?”女人说着祁炀最感兴趣的话题;

  “我想、我想,请问你是神仙吗?你能救我的妻子吗?”祁炀快速的肯定回道,焦急的对着来历不明的女子询问;

  “我、我是比神仙还要高级的人类;我当然能救。我们星球早就有专治癌症的药了”女人自豪的说出自己的身份,炫耀的向祁炀展示星球的先进;

  “求求你救救我妻子,只要能救我的妻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祁炀完全失去了平时的理智,对于女人说的真假也没有进行求证;

  “哈哈,那太好了,有件事还真的需要你的帮忙!”女人对于祁炀的识相很是高兴;

  “是什么?你说”祁炀迫切的问;

  女人不在意祁炀的迫切,不紧不慢的缓缓道来;

  “我们星球具有比你们地球更高级的人类文明,你可以称我们是高位面人类;我们星球都是通过科技手段来延续后代,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科技手段延续后代的成功率越来越低,我们也尝试过通过原始的行为来延续后代,但是失败了。所以我需要你为我们星球提供精子,让我们星球能够恢复正常数量的人口。”

  听完要求的祁炀有些没反应过来,大脑运转了两秒,才开口确认;

  “你的意思是让我提供精子然后让你们星球的女人生孩子,那我只需要提供精子吗?”

  “如果你提供的精子用我们星球的科技手段也生不出孩子,那么我需要你用最原始的方法让我们星球的女人怀孕。”女人也不隐瞒祁炀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

  这;

  这原始方式不就是‎‍男‍‌‍女‍‎‌‍交合嘛;

  可是我有老婆啊,这不是出轨吗!

  一时间祁炀有些犹豫,一边是老婆的生死,一边是出轨,祁炀就像是被拉成了两半,不知该怎么抉择。

  见祁炀犹豫的女人又说:“我这里有一管我们星球的强身健体营养液,我可以给你老婆,不过这个营养液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只能强身健体,不能根治你老婆的病,不过能让她少受点苦。”女人将营养液递给祁炀;

  祁炀一时间很是激动,颤抖着手接过:“谢谢,谢谢。真的谢谢你!”

  “好了,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一下,明天这个时候你还有改变想法的最后一次机会。”说完女人就像神仙一样消失了。

  高位面女人亚其实并没有离开,用了障眼法的她一直跟在祁炀的后面,祁炀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在亚的星球也有祁炀的粉丝,来到地球之前就被星球的很多女人唠叨着要选祁炀,所以亚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祁炀的面前。

  另一边的祁炀拿着药就悄悄找到了私人医生,加急的对药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都是对人体有好处的成分,于是收到结果的第一时间祁炀就把药喂给了妻子,果然女人没有骗他,以往妻子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形,现在脸色红润了些,睡得也更加沉了,肉眼可见得好转了些,医生又给妻子做了检查,妻子的体质好了很多,但是癌症还在。

  对检查结果高兴的祁炀知道来自高位面的女人说的应该都是真的,望着妻子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睡的舒服的沉静下来的脸,祁炀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亚果然出现了;

  “我答应你,但是治好我妻子的药能不能先给我。”祁炀试图让亚先给药;

  “不行哦,我们是公平的交易,你也不会等太久,只要我们星球开始有孩子出生,药就会给你,当然药给了你之后你还是要帮助我们星球女人延续后代。对了,我叫亚。”延绵后代的对象已经找到,亚有些放松;

  “我妻子时间不多了,我怕她等不了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先把药给我,我不会食言的,我就在这,我不会跑的。”祁炀还想再和亚说说;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如果你那么想要拿到药,那今天就可以给我们提供精子了。”亚对祁炀的执着有些不耐;

  被拒绝的祁炀失落的低下了头;

  “好了,那就从今天开始吧,先来简单点,把你的精子给我。”懵懂的亚说着让人有些羞耻的话;

  “啊!现在!”祁炀震惊道;

  “对啊,先把你的精子给我,我回去看看科技手段能不能成功。你该不是不会榨精吧?需不需要我帮你?”单纯的亚总是能让人面红耳赤;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祁炀有些脸红的拒绝;

  “你自己来可以,但是我要看着你榨精。”亚又一次让祁炀不知所措;

  “啊!为什么?”这一次祁炀连耳朵都红了;

  “没有为什么,我有权对精子的质量进行全程监控!”亚的态度不容拒绝;

  这下祁炀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只能沉默以对。

  为了安全和隐秘性,两人一起回了祁炀的家里,家里很久没有人生活的痕迹了,自从妻子生病之后家里也变得很冷清,祁炀情感比较丰富,看着熟悉的家,又开始伤感了。

  亚真的不太懂为什么有人喜欢祁炀这种类型的男人,除了长得帅了点,真的没有任何优点,当然,这只是亚认为的。

  亚不耐烦的催促:“哎,你快点吧,我赶时间。”

  沉默的祁炀走进不常用的客房,亚也跟了进去。

  到了这个时候祁炀只能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暗示;

  没事的,只是‍‎精‌‎‎液‎‍而已;

  你可以的,祁炀,想想妻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祁炀在亚的注视下解开裤子,慢慢将下体的‍‎‍‌肉‌‍‎棒‌‍从裤子里掏出来,手上打飞机快速的撸动;

  亚第一次见到男人的性器,有些好奇的望着可以称之为丑陋的‍‎‍‌肉‌‍‎棒‌‍,嫌弃的撇撇嘴;

  祁炀撸动了好几分钟,‍‎‍‌肉‌‍‎棒‌‍还是没有硬起来,嫌弃的亚开始吐槽:“哎,你行不行啊!怎么还没硬啊!需不需要帮忙?”

  被陌生女人注视着的祁炀内心有些反感,更别提硬起来了;

  “不,你别说话”祁炀只能尽力忽视亚的存在,手上不停的撸动着;

  看不过去的亚决定帮他一把,将祁炀妻子像3D电影一样投放在祁炀的眼前,果然,呆呆望着妻子的祁炀不自觉的就硬了起来,撸动着‍‎‍‌肉‌‍‎棒‌‍开始对着妻子喘息;

  “呼~”祁炀已经完全忘了亚的存在;

  性感的喘息让亚有些燥热,口渴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第一次感受到祁炀的魅力,被蛊惑的她一动不动的望着撸动‍‎‍‌肉‌‍‎棒‌‍的祁炀,下体躁动的叫嚣着,想尿尿的感觉十分明显,不明所以的她第一次对生理反应产生懊恼;

  怎么这个时候想上厕所,真是,烦人!

  不知道自己真实情况的亚只能尽力忍住继续看着祁炀榨精;

  祁炀手上快的让亚都捕捉不到;

  单纯的亚的注意力又被‍‎‍‌肉‌‍‎棒‌‍吸引住了,和刚刚相比,‍‎‍‌肉‌‍‎棒‌‍好像胀大了许多,她两只手勉强能够握住,颜色也变得黑红,顶端还冒出了透亮的汁水,本就干渴的亚鬼使神差的朝着祁炀走去,趁祁炀不注意将‍‎‍‌肉‌‍‎棒‌‍前端的汁水都舔进了嘴里;

  “哦~”祁炀被吓了一跳,‍‎‍‌肉‌‍‎棒‌‍突然被潮湿软韧的东西碰了一下,陌生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发出声音,被刚刚的触觉影响着的祁炀又快速撸动了几下:“呼~‍‌‍‎射‍‌了‍‌‎‎‍,‍‌‍‎射‍‌了‍‌‎‎‍,呼~接住,亚”

  一直关注祁炀的亚一滴不漏的将精子接在了特定的容器里,熟练的让人惊诧。

  完成任务的祁炀穿好裤子:“好了,精子给你了,我先走了”

  一句话不多说的祁炀和刚刚充满‍‍‎‌‎情‍‎‎‌欲‌‎‍‍的样子像是两个人;

  “嗯——还是刚刚好看!”望着祁炀背影的亚莫名发出一声感慨,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星球。

  2、科技手段失败/男主成为配种工具人/黑夜女人们轮流‍‌小‍‍‌穴‌‍‍榨精H

  医院病房里,祁炀正在和状态转好的妻子说着话,病房外亚的身影一闪而过,两人很隐秘的对视了一眼,过了会儿,妻子躺下休息了,祁炀也出了病房。

  来到医院偏僻的拐角;

  “怎么样了?亚”祁炀对结果还是关心的,毕竟如果成功了就是最好的情况了;

  亚脸色明显很难看:“失败了。”

  沉默在空间里蔓延;

  最后还是祁炀率先开口:“难道真的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吗?”

  最近一直失败的亚有些无精打采:“只剩这种方法还没试过了,先试试吧!”

  祁炀对自己的目的很清楚——为妻子拿药,至于亚星球的问题祁炀不是太关注,但又怕如果真的生不出来孩子,那拿不到药怎么办,所以必须要和亚说清楚。

  “亚,如果各种方法都试了之后还是生不出孩子,那我妻子的药怎么办,必须要生出孩子才能给我吗?”

  祁炀的考虑不无道理,亚思索了几秒;

  “这样吧,祁炀,一个月,一个月如果还没有人怀孕,那我就把药先给你,但是后面你还是有义务帮我们孕育后代的。”

  祁炀虽然希望时间可以更短,但目前已经是他多次争取的结果了,医生那里也说妻子的状态不错,‌‎‌综‌‍‎合‍‌‎‎思虑之后:“好,就一个月。就从今天开始吧,我赶时间!”说完祁炀大步向医院外走去;

  “哎,真着急!”跟在祁炀身后的亚看着祁炀的背影发出一声感叹。

  还是来到了熟悉的客房;

  在来的路上亚已经联系好了要配种的姐妹,她们已经在等着了;

  为了妻子的药祁炀将要付出自己的身体,真到了这一刻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要退缩,尽管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亚,我有个要求。”祁炀双手攥紧,肉眼可见的紧张;

  “什么?”亚有些好奇;

  “我想全程不开灯,行吗?对了还有,你们有没有能让人硬的药,吃了不伤身的,我怕我硬起来很费时间。”祁炀就像是马上要上战场的人一样,明知前方危险,但不得不去。

  “嗯——好吧,毕竟第一次嘛,可以理解。嘿嘿,上次我就觉得你硬起来有问题,所以还真给你带了,我两想一块去了。”嬉笑的亚充满了感染力,祁炀稍微放松了些。

  祁炀拿起药一口焖了,关上灯,屋内一片漆黑。

  药效很快,祁炀喝完药几分钟之后就开始全身燥热,脑袋昏昏沉沉,下体已经有了生理反应,‌‍‌‍‎肉‌‍棒‎‍肿胀异常,在裤子里被挤压得很不舒服,黑夜让祁炀充满了安全感,毫不犹豫的将‌‍‌‍‎肉‌‍棒‎‍从裤子里释放出来,燥热出汗的他将碍事的裤子上衣一起脱了,喝完药的他大脑运转的很慢,更多是随着身体的感受走。

  不安躁动的祁炀在床上来回的翻滚,趴在被子上磨动自己的下半身,想要缓解快要爆炸的自己,抒发的欲望在身体里开始堆积,急促的喘息从祁炀的口中不停溢出;

  “嗯~呼~嗯~”黑夜里的祁炀不像上次压抑自己,反而叫的更加性感,听着就让人腿软;

  一直都在的亚被这样的祁炀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比上次还要性感的喘息加上性感的肌肉,以及上天眷顾的一张帅气的脸。第一次让亚产生了将床上的男人占为己有的想法。

  此时屋内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位成熟性感的女人,女人是祁炀的忠实粉丝,得知配种对象是祁炀的她第一时间报了名,虽然她不喜欢小孩子,但谁能抵挡住和自己偶像上床的机会呢!

  女人有着红色张扬的‍‍‌大‌‍波‍‌‍‎浪卷发,长相一般,最突出的就是厚实饱满的红唇,御姐气息十足,光着脚的她走向床上翻滚的祁炀,嘴角朝着祁炀露出‎‌‎‍诱‎‍‌‍惑‌‎‎‍的笑容。手上直击肖想已久的肌肉,果然弹性十足,温热滑腻。时间不多的她不浪费时间,上了床,将‌‍‌‍‎肉‌‍棒‎‍用双脚捧起,开始搓弄起来;

  “嗯~”脑袋昏沉的祁炀被女人碰上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只不过此时大脑运转极慢,似乎一切都朝着身体的感觉去,潜意识告诉自己不能拒绝,大脑跟随女人的动作发出呻吟;

  女人对祁炀的反应满意极了,扒下自己的‍‎‌内‍‌‎‌‍裤‍‌‌,蹲坐在祁炀的上方,‌‌‎小‍‎‍穴‌‎‍对准‌‍‌‍‎肉‌‍棒‎‍,作弄似的用‌‍‌‍‎肉‌‍棒‎‍在‎‌‍‌‎穴‎‌口‎‌‎‍‌处不停磨弄,就是不插入进去;

  被欲望折磨的祁炀快要爆炸了,昏沉的他极力想要释放,‌‍‌‍‎肉‌‍棒‎‍顶端充满了熟悉的触感,已经不会思考的他潜意识的将下体向上顶去;

  “啊~‌‎‍‌‍插‌‎‌进‌‎‌‍‍来了”女人被祁炀的主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她充满了‌‎‎被‍‌插‎‌入的快乐,‌‌‎小‍‎‍穴‌‎‍对着‌‍‌‍‎肉‌‍棒‎‍开始挤压,瘙痒的穴毫不犹豫的上下吞吃‌‍‌‍‎肉‌‍棒‎‍:“啊~好大啊~插到里面了,嗯~是祁炀的大‌‍‌‍‎肉‌‍棒‎‍啊~”

  蹲坐在祁炀下体上的女人大声的‌‎浪‎‎‌叫‎‍‎,身体快速的用‌‌‎小‍‎‍穴‌‎‍操弄‌‍‌‍‎肉‌‍棒‎‍,即使是为了生育,但是不妨碍女人对祁炀的亵渎,更何况祁炀还是个有妇之夫,想到这的女人更加兴奋了;

  “啊大明星的大‌‍‌‍‎肉‌‍棒‎‍啊~好爽,哦~有主的‌‍‌‍‎肉‌‍棒‎‍插的就是爽,啊~”啪啪声不断响起,‍‎‍‎‌被‍‌‌‎操‌‍‌‍‎弄的祁炀任由女人摆布,昏沉的他只能跟随女人的动作感受身体的快感,本能的发出急促得喘息;

  “呼~呼~”闭着眼大喘息的祁炀不仅让御姐十分情动,一旁的亚也被蛊惑了,甚至开始嫉妒在祁炀身上可以吞吃‌‍‌‍‎肉‌‍棒‎‍的女人,但为了星球的未来亚不能干预,极力用理智克服着自己。

  自从上次观看祁炀榨精出现了奇怪的生理反应,亚就做了很多功课,眼前两人不停的交合,刺激的亚下体不停的出水,忍不住的亚伸出手开始抚慰自己,想象着自己骑在祁炀的大‌‍‌‍‎肉‌‍棒‎‍上。

  “嗯~祁炀,嗯~‎‌‌‎‍操‌‎‎‍我‍‌‍‎‌”一边想象一边发出‎‌‌‍淫‌‍‍‌叫‌‎‍;

  一时间屋内春色盎然;

  御姐动的有些累了,速度慢了下来,祁炀本能的向上顶去试图得到更多快感,‌‎‎被‍‌插‎‌的御姐忍不住发出‌‎浪‎‎‌叫‎‍‎:“啊~大‌‎‎鸡‍‌‎‌‎巴‌‎‍‍‌又插到深处了,哦~操到最里面了,啊~”

  ‎‌‌‍淫‌‍‍‌叫‌‎‍声真的刺激人的‎‌‎‌‍性‎‍‎欲‍‍‎‎‌,祁炀在女人的身下‍‌‎‎‍大‌‍力‌‎‍‍‌的抬起屁股,不停的向上操干‌‌‎小‍‎‍穴‌‎‍,插得御姐支撑不住倒在了祁炀胸膛上,从亚的角度看,两人的性器紧密连接在一起,‌‍‌‍‎肉‌‍棒‎‍从下至上往黑红的穴里不断捣入,身体的震动带着御姐一起抖动,性感的性器之间满是淫靡的白浊,亚手上快速的对着自己的‌‎‌阴‌‎‎‍蒂‌‎‍‌‎抖动,看着祁炀的大‌‍‌‍‎肉‌‍棒‎‍‌‌‎小‍‎‍穴‌‎‍不自觉的收缩绞紧;

  “啊~祁炀~‌‌‎‍插‍‍‌‎我‎‎‌,啊~去了,去了”想象着祁炀插入的亚到达了‌‌‎高‌‍潮‎‎‌,软下来的亚倒在了地上;

  另一边的两人也要结束了;

  “啊~大‌‍‌‍‎肉‌‍棒‎‍,啊~还要,啊~来了,来了~”御姐被祁炀插上了‌‌‎高‌‍潮‎‎‌;

  “哦~好紧~”祁炀被‌‌‎高‌‍潮‎‎‌的‌‌‎小‍‎‍穴‌‎‍夹得大脑一片空白,下体又快速的朝着‌‌‎小‍‎‍穴‌‎‍‌‍‍‎‎抽‎‍插‎‎‌‍几十下:“哦~‍‎‌‍射‎‎了‍‍,‍‎‌‍射‎‎了‍‍~”终于释放的祁炀抽搐喷‍‎‌‍射‎‎了‍‍出去,女人又被烫的抖了下“嗯~”;

  身体交叠的两人难得平静了下来;

  空气中又是一阵波动;

  “哎,你们怎、怎么还没好?”陌生女人的声音响起,亚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

  “就好了”御姐从祁炀的身体上下来,带出大量白浊;

  “你赶紧回去增加孕育机会。”亚催促着御姐;

  “走了”御姐看了一眼亚就消失了。

  今晚的第二个陌生女人看着比较年轻,连声音也比较清亮;

  “哈哈哈,终于见到偶像了!”女人显然也是祁炀的粉丝,效率极快的她一点也不嫌弃‌‍‌‍‎肉‌‍棒‎‍上光亮的‌‌‍淫‌‍‌‎‍液‍‌,直接双手握住‌‍‌‍‎肉‌‍棒‎‍,撸动起来。一边撸动一边犹如痴汉一般对着祁炀流口水;

  手上几十下之后,快速的用‌‌‎小‍‎‍穴‌‎‍吞下‌‍‌‍‎肉‌‍棒‎‍,自顾自的上下吞吃享受着偶像的大‌‎‎鸡‍‌‎‌‎巴‌‎‍‍‌按摩;

  “啊~终于吃到偶像的大‌‎‎鸡‍‌‎‌‎巴‌‎‍‍‌了,啊~好大~”

  亚在一旁能看吃不到,无聊的她趁没人注意打开了录像工具,不过床上的两人没人注意到;

  昏沉的祁炀一晚上感觉自己不知道‍‎‌‍射‎‎了‍‍多少次,模模糊糊的只感觉到身上的女人来了一个又一个,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被‍‌‌‎操‌‍‌‍‎着,只知道寻求快感的他像是一个没有自我思想的交媾淫物;

  药效结束之后,祁炀渐渐清醒,下身酸痛异常,身上都是被陌生女人们留下的痕迹,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后悔的情绪,无助的他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天花板,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睛里流出。

  一直都在的亚有些无措,不敢发出声音的她只能静静的陪在祁炀的身边,此时的她不知道祁炀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好像有点可怜,不过她也并不同情就是了,毕竟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不是嘛。

  满是淫靡气息的客房里一时间安静极了,自从亚出现好像一切都有了变化,这种变化不知道是好是坏。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默默消化的祁炀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醒了过来;

  是“妻子”的电话,祁炀有些犹豫,几秒之后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是妻子充满朝气的声音,好久没听到过了,祁炀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和妻子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为了妻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3、老妇心动/药出现问题/蒙眼play/男主被骗主动舔穴H

  M星球

  林芳是M星球的一名中年人,由于M星球科技发达,M星人普遍都能活到200岁,所以即使林芳今年已经86岁了,但以M星球的年龄计算,的确算是个中年人。

  一大早林芳和往常一样上星网看一眼今日星球趣事;

  “惊!!!这个男人竟然能让所有女人欲罢不能!!!”星球趣事上显眼的红色标题让林芳毫不犹豫的点了进去;

  竟然是一段令人面红耳赤的‎‍‌‌‎男‎‌‍‎‍女‍‍‎‍‌‌性‌‎爱‍‎‎‌视频,林芳来了兴趣看了下去,黑夜里男人闭着眼躺在床上,身上的女人在男人身上饥渴的摇摆,因为离得远所以两人连接处看的不是太清楚,整个视频很长,一个女人结束了,接着又有陌生女人坐在男人身上开心的‌‌‎‍‍浪‎‎‍‌‌叫‍‎‎,视频从黑夜一直拍到天微微亮,林芳没有具体数总共有多少个女人,但知道有很多。

  男人像是被‍‍‎迷‎‍奸‌‍一样只能躺在床上任由到来的陌生女人们满足‎‌‍‍‌性‌‍‍‌‎欲‎‍‍‌‎,这让近些年禁欲的林芳罕见的被勾起了‎‌‍‍‌性‌‍‍‌‎欲‎‍‍‌‎,心动的林芳搜索男人的来历;

  竟然是低位面的配种工具人;

  想到最近星球很火的配种计划,林芳有些意动,犹豫着又将视频看了一遍;

  男人闭着眼喘息的声音越听越性感,林芳不适的夹紧自己的腿心,没有忍住看着男人的脸‍‌自‌‎‍‍‌慰‌‎起来,幻想在男人身上摇摆的是她自己。

  视频终究是隔靴搔痒,林芳最终还是向配种计划报了名。

  另一边祁炀自从第一天接受了事实之后,对陌生的女人祁炀还是排斥的,不过每次他都会在吃了药之后给女人们提供‎‎‍精‎‌‍液‍‍,整个‎‌性‌‍‎交‎‍过程对于他来说其实没有那么清晰,虽然事后难以接受,但相比较起来,过程反而不那么难挨了,亚其实有句话说的对,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得付出些什么,至于被一个女人上,还是被很多女人上,有什么区别吗?

  接受现实的祁炀还是去了那个熟悉的客房,喝完药,躺在床上。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祁炀一个人在等待今日的配种;

  不一会儿,空气中一阵波动,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借着窗户的月光显现出微胖的身材,长相其貌不扬,来人正是林芳。

  林芳报了名之后等了有几日,今日终于轮到了她,本就意动的她每天都会看祁炀的‎‍‌‌性‌‎爱‍‎‎‌视频好几遍,虽然她不是祁炀的粉丝,但她很馋祁炀的身子。

  视力不太好的她特地带了眼罩过来,走到床边,摸着黑能看出男人的身形,果然修长俊逸,欣赏了会儿,将眼罩拿出来小心翼翼的给祁炀戴上,然后将房间的灯打开,灯打开之后祁炀更加帅气了。

  给祁炀带眼罩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祁炀的脸和眼睛,细腻光滑的手感让林芳惊讶,手指摩挲着像是在默默回味。

  祁炀模模糊糊间感觉脸上有东西,努力想要睁眼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完全看不见的他大脑混乱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随后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别人脱掉了,胸膛被手抚摸着,燥热的他被冰凉的手抚慰了;

  “嗯~”祁炀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

  林芳听到祁炀的娇喘声更加兴奋了,另一只手也加入了进来,两只手在胸肌上不停揉捏,弹性十足的手感让林芳流的水更多了,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胸肌的手感充分感受之后,手指袭上黑色的‎‍‌‎‌乳‎‍‍‌‎头‌‍‎‌,软韧坚挺,调皮似的按压抖动;

  “啊~”被蒙上眼的祁炀今日格外的敏感,随着‎‍‌‎‌乳‎‍‍‌‎头‌‍‎‌的玩弄不停的叫着;

  林芳被祁炀叫的忍不住了,速度飞快的脱下湿透的‎‍‍‌内‎‍‌‎‌裤‍‎‎‌‍,手上扶起早已硬挺的‍‎‌‌肉‌‎‌‍棒‎‍‌‌,将其对准了自己的‎‌‌小‌‌‎‎穴‍‎,蹲坐在祁炀的身上,用‍‎‌‌肉‌‎‌‍棒‎‍‌‌的顶端磨了磨自己的‍‌阴‌‎‍‍‎蒂‎‍‎;

  “嗯~”祁炀的低喘声不断;

  ‍‎‌‌肉‌‎‌‍棒‎‍‌‌的触感果然十分诱人,林芳努力夹紧松弛的‎‌‌小‌‌‎‎穴‍‎,‎‍‍‌穴‎‌‍‌口‎‍‌对准‍‍‌龟‍‍‌头‎‌‍蹲坐了下去,久旷的‎‌‌小‌‌‎‎穴‍‎突然被‍‎‌‌肉‌‎‌‍棒‎‍‌‌充实,大脑再一次感受到快要忘却的快感,没有忍住的发出‌‎‍淫‎‍‌‌‍叫‌‍;

  “啊~好满,好涨,大‍‎‌‌肉‌‎‌‍棒‎‍‌‌进来了”眯着眼享受这一刻的林芳放肆的叫喊;

  “啊~寻寻,‌‎插‎‌‍‌进‎‎‌‌‎‌‌小‌‌‎‎穴‍‎了,哦~”床上的祁炀今日竟然喊叫出了声,嘴里喊着陌生女人的名字,身体也主动的向上挺进,不等林芳反应大‍‎‌‌肉‌‎‌‍棒‎‍‌‌快速的对着‎‌‌小‌‌‎‎穴‍‎‌‎‍‎‍抽‍‎‌插‍‎‎‌,床上开始响起激烈的啪啪声,伴随着林芳的叫喊十分规律;

  “啊~好快,慢一点,啊~插到了”林芳‍‎被‎‌插‌‍的猝不及防,不过很爽就是了,对于祁炀嘴里叫的是谁也没有在意;

  “嗯~寻寻,好想你,想你的‎‌‌小‌‌‎‎穴‍‎,哦~爽~”被眼罩封闭眼睛的祁炀明显状态不太对劲,好像在幻想一般,将身上的女人幻想成自己的妻子了;

  没错,寻寻是祁炀的妻子。

  林芳不知道,但是刚来的亚确是知道的;

  看着床上明显不太清醒的祁炀有些担心;

  床上的两人却陷入了激烈的‎‍‌‌性‌‎爱‍‎‎‌;

  “嗯~寻寻,夹紧点,哦~”将林芳当作自己妻子的祁炀十分主动,明显爱妻子爱到了骨子里,主动的抬起屁股拼命的往穴里‌‎‍‎‍抽‍‎‌插‍‎‎‌,‌‍大‌‎‍力‍‌‍得将身上的林芳插得不断抖动;

  “啊~好爽,啊~太爽了,啊~大‍‎‌‌肉‌‎‌‍棒‎‍‌‌插到里面了,啊~被玩‍‌阴‌‎‍‍‎蒂‎‍‎了,哦~”大‍‎‌‌肉‌‎‌‍棒‎‍‌‌每次都插到林芳的骚点,‍‌阴‌‎‍‍‎蒂‎‍‎不知何时被祁炀的手指按压住抖动抚弄,一时间爽到大脑一片空白;

  不满足于这个姿势的祁炀一把将林芳抱起压在了身下,用手抱住林芳的腰身,身体死死的压向林芳,‍‎‌‌肉‌‎‌‍棒‎‍‌‌一刻不停的从上到下对着‎‌‌小‌‌‎‎穴‍‎不停‌‎‍‎‍抽‍‎‌插‍‎‎‌;

  “哦~寻寻,爽~‌‍‎‎插‎‍‎‍‌穴‌‎‌‍‍好爽~嗯~”祁炀感觉下身进入了一片非常湿润的地方,虽然今天寻寻好像没有那么紧,但是脑子不清醒的他完全没察觉出异样,彷佛被种入了身下的人就是妻子这个意识,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身体还在不断抬起落下,大‍‎‌‌肉‌‎‌‍棒‎‍‌‌只知道捣进‎‌‌小‌‌‎‎穴‍‎的最深处,疯狂的祁炀蒙着眼一下不停的操干林芳,激烈的‌‎‍‎‍抽‍‎‌插‍‎‎‌带起了强烈的快感;

  “啊~好舒服,哦~大‍‎‌‌肉‌‎‌‍棒‎‍‌‌顶到宫口了,哦~”‍‎‌‌肉‌‎‌‍棒‎‍‌‌又胀大了几分,朝着‎‌‌小‌‌‎‎穴‍‎深处前进,每一次‌‎‍‎‍抽‍‎‌插‍‎‎‌都将穴里撑到了最大,林芳爱死了祁炀的大‍‎‌‌肉‌‎‌‍棒‎‍‌‌了。

  两人保持这个姿势又插了几百下,‍‎‎‌‍高‍‎潮‍‌‎‌‎三次的林芳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不清醒的祁炀让亚看的十分心痒痒,担忧是一方面,不过也有些嫉妒祁炀口里的寻寻,毕竟祁炀从没有如此主动的对过其他女人。

  性事结束之后躺在床上的祁炀还被眼罩蒙着眼,下体因为药的原因还挺立着,不过趁着其他女人没来的间隙,亚有些蠢蠢欲动;

  没控制住自己的亚脱下有些湿的‎‍‍‌内‎‍‌‎‌裤‍‎‎‌‍,上了床,在‍‎‌‌肉‌‎‌‍棒‎‍‌‌和祁炀的脸之间犹豫了一秒,之后双脚分开站在祁炀的头两边,‎‌‌小‌‌‎‎穴‍‎还流着水,站在祁炀头上的亚任由‍‌‎‌淫‌‎‍‌水‎‌‍流下落在祁炀的脸上,触感明显的祁炀不安的动了动嘴,可惜‍‌‎‌淫‌‎‍‌水‎‌‍没有被祁炀舔进嘴里,被蛊惑的亚直接一屁股坐在祁炀的脸上,‎‌‌小‌‌‎‎穴‍‎完全堵住祁炀的嘴和鼻子;

  “唔唔唔、、”祁炀不适的发出声音,亚直接在祁炀的脸上挪动‎‌‌小‌‌‎‎穴‍‎,将将能让祁炀有呼吸的空间,‍‌阴‌‎‍‍‎蒂‎‍‎在祁炀的嘴上摩擦;

  “嗯~好舒服,啊~磨到了~”自顾自磨穴的亚低头看着祁炀安静的样子,又想起祁炀刚刚的疯狂,心里十分不满足;又将‎‌‌小‌‌‎‎穴‍‎完全的压在祁炀的脸上,果然祁炀又发出不适的呜呜声;祁炀的反应让亚心里划过邪恶的心思;

  “啊~祁炀,祁炀,给寻寻舔舔‎‌‌小‌‌‎‎穴‍‎,哦~”骗祁炀的亚完全没有愧疚的心理,脸上满是饥渴的表情;

  唤了几声果然祁炀有反应了,亚明显感觉到祁炀用舌头舔上了自己的穴肉,‌‎‎‍‌阴‎‌‎‌唇‎‍‌被温热的嘴含进了嘴里,‍‌阴‌‎‍‍‎蒂‎‍‎时不时的擦在祁炀的上唇,随着祁炀嘴里的动作不停被摩擦;

  “啊~被舔了,被祁炀主动舔了,啊~好舒服”亚爽的不停夹紧‎‌‌小‌‌‎‎穴‍‎,谁知下一秒祁炀的舌头就从‎‍‍‌穴‎‌‍‌口‎‍‌刺了进去;

  “哦~舌头进去了,进去了,哦~里面,啊~里面还要啊~”舌头像‍‎‌‌肉‌‎‌‍棒‎‍‌‌一样对着穴里冲刺,亚第一次‍‎被‎‌插‌‍入的‎‌‌小‌‌‎‎穴‍‎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反而随着祁炀舌头的戳弄,‎‌‌小‌‌‎‎穴‍‎深处传来一阵陌生的氧意,不适的亚不安分的动起自己的腰身;

  “嗯~还要,再深一点,嗯~”坐在祁炀脸上摇摆着腰身的亚将祁炀的脸上弄得满是‍‌‎‌淫‌‎‍‌水‎‌‍,祁炀一点也不嫌弃的全部喝进了嘴里;

  亚时不时低头看到祁炀如此主动,心里更加兴奋了,收紧‎‌‌小‌‌‎‎穴‍‎坐在祁炀的脸上放肆的摇摆;

  “啊~好舒服,嗯~爽啊~”还是处女的亚真的放浪且迷人;

  “唔唔唔、、唔唔、、”亚的动作太大让祁炀不停的发出窒息声;

  心疼祁炀的亚见状放缓了自己的摇摆,跟随着祁炀的舔舐配合着不停摩擦‍‌阴‌‎‍‍‎蒂‎‍‎;

  几分钟之后;

  “啊啊啊啊~到了,到了,啊~”亚双腿夹紧祁炀的头紧紧的压在祁炀的脸上,抽搐着到达了‍‎‎‌‍高‍‎潮‍‌‎‌‎;

  被‍‌‎‌淫‌‎‍‌水‎‌‍浇湿的祁炀主动的将‍‌‎‌淫‌‎‍‌水‎‌‍都喝进了嘴里,喉咙不停的吞咽。

  倒在床上的亚看的又有了欲望,只不过这时又有女人来配种了,真是不巧。
小说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